地的事情算是解决了,东方芜又拿了些银子给舒亦,将督工的事宜,全权交给了他。dnshuwu.comhttp://

    趁着年前,东方芜跟秦萧将医馆布置了一番。说布置,其实就是去打扫了一下灰尘,又将在后山上挖来的野兰草,种在了小院中。又在城中窑厂买了几个便宜的陶盆,在田边地头挖了几颗石蒜,种在里面当绿植了。

    又去订做了几床棉絮,扯了几匹布,自己手工做了条床单被套。这边太原始了,什么都要自己手工,一点儿一点儿的做。也没个统一的样式,她就尽量挑看上去清新素雅的颜色。

    她想过了,她不卖药!

    只看病,肯定是要准备几间病房的,二楼那七十平,被打整成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不要问她为什么,这都过来受了多少罪了?好不容易有了钱,不让自己住的舒心些,简直不合理嘛!

    至于秦萧嘛,让他在楼下随便选一间就好了。

    她把小楼上自己的房间,布置得简洁大方,却相当雅致。就在她给自己的雕花木床上,铺了浅绿布面上,绣了几朵小白花的,一条清淡的被子时,秦萧皱眉道:“娘子,我喜欢那条湛蓝的!”

    闻言,东方芜道:“知道啦,等会儿你在楼下选一间喜欢的,我给你换上好吧!”

    “娘子不与我一起住?”一听这话,秦萧立马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为啥要一起住?”以前是没这个条件,现在有这么多房间,为啥还要挤在一起啊?

    “咱们是夫妻啊,夫妻不该住一起?”他眨巴着那双深邃的眸子,热切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呃??????这个??????萧铭啊,虽然我们是有婚书,我也希望你能留下来做个压宅夫君,但这就住在一起,是不是??????太快了?”东方芜一顿,停下整理床铺的动作,眼眸闪烁。

    “可我们在茅屋里就能同屋而眠,为何此刻,你要与我分房睡?”分床睡他就已经很不舒服了,这下她竟然还要跟他分房!

    “这??????我??????”

    听他说的颇为在理,东方芜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她默许了,也希望秦萧做她老公。可这也太快了,快得让她措手不及,她好像还没有什么理由拒绝!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?”秦萧思索片刻,俊朗的面上闪过一抹异色,脸色晦暗了几分。

    东方芜低着头,将一双眸子埋入阴影中,轻声答了一声,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不是?那为何娘子要将为夫赶出房门,让为夫独守空房!”秦萧颇有怨气。

    “哈??????”

    一个男人,竟然说自己独守空房,简直让东方芜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这么说呢,东方芜哑然,她什么时候赶他出房门了,还独守空房?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,竟是委屈到不行。

    秦萧啊秦萧,你也太可爱了吧!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秦萧,真是刷新了她的认知!

    东方芜臊得慌,脸上一阵发热。

    她尴尬得摸了摸鼻子,说道:“诶!萧铭,你别这么说!”

    “娘子是讨厌为夫?”那双往日深邃如深海的眸子,此刻看上去竟是可怜巴巴的。

    “不??????不是!”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秦萧,她瞬间就没了底气。

    她哪里讨厌他了?

    就他这个长相,这英俊的面庞,挺拔精壮的腰身,白皙光滑的肌肤,性感迷人的八块腹肌。再往下,充满诱惑的三角区,哦嚯嚯嚯??????性感的不要不要的好吧,任谁捡到都会欢喜的好吗!

    一想到他那近乎完美的身材,东方芜色心又起!在他还未定心之前,她可得忍住了,好东西留一留也无妨。

    待她们感情稳定下来,她定要将他吃干抹净!

    “那这被套可以换成我喜欢的颜色了吗?”秦萧质问她。

    “纳尼?”她懵逼了。

    “换成你喜欢的颜色哈,可以啊,那你可以不跟我睡一间吗?”东方芜反问。

    秦萧是个聪明的,他不会直接去问她为什么,他知道她的回答,无论如何也不会如他的意,反而有可能会因为问出了口,而伤害两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感情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跟她拉近了距离,万不能因为这样,让她有机会将他再推远了距离。

    东方芜也不傻,可这事儿,她不能顺着他。她并不讨厌他,也希望他留下来,这段时间她们的相处的气氛,确实有些亲密了,可这也仅仅限于好感度的提升。还没有升华到同床共被,那什么什么的地步啊!

    先前同床公共枕,那是条件不允许。

    她屋里就一张小竹床,那条缝满补丁的被子,还是在周大明家借的。况且,那时候他还是个残废,她卧在他身侧也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现在情况不同了,两人关系又发生了一些变化,她如何还能在他身侧安眠?

    这样一个美

章节目录

凤女不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闪婚总裁深深爱只为原作者轻舟白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轻舟白马并收藏凤女不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