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芜做梦了,她梦到了爸爸和神恩。hpshuwu.comhttps://

    梦中仿佛回到了过去,她依旧与爸爸和神恩生活在一起,爸爸还会对她慈祥地微笑,神恩还是那副总把她当大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神恩对她很好,每次出任务回来他都会给她带礼物。

    她喜欢追在他身后一遍遍地叫他哥哥,他总皱着眉跟她说,让她别叫他哥哥,要叫他神恩。

    都是爸爸的孩子,他看上去比她大,她自然是要叫他哥哥的。

    可神恩就是不愿意听她这一声哥哥,尽管她叫得很甜,他也不喜。

    每次看他皱眉,她都觉得神恩有点莫名其妙。可除开这一点,神恩待她是极好的,比起别的亲兄妹,她这个哥哥简直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东方芜真想沉溺在这梦中,一直与爸爸和神恩在一起,可耳旁总有一个声音,在对她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那声音孤独中透着悲戚!

    她想瞧瞧,究竟是谁要破坏她与家人团聚,这样温馨的氛围!

    东方芜醒转过来,一双眸子空灵澄澈。

    她淡淡的将视线,凝聚在床榻旁的男子面上,容西月见她醒来,浓稠的墨眸中划过一抹微光。

    容西月:“你醒了,看着我,我是谁?”

    东方芜撑着身子坐起来,澄澈的眸子紧紧地凝注着他的墨眸,半晌也没说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这个眼低青黑,略显憔悴的人是容西月?

    东方芜真是第一次见容西月这模样,她哪次见他,他不是如谪仙一般,超凡脱俗的。他这略略憔悴沾染尘垢的模样,仿佛谪仙般的男子落入了凡尘,倒是多了几丝人气,少了几分仙气。

    容西月见她愣神,身子微颤,急问道:“东方芜,你好好看看我,我是容西月,你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察觉到手有些疼,东方芜低头一看,自己的手被容西月紧紧地攥在他的大掌中,竟被捏的有些疼。

    她转眸向屋内望去,光线透过窗棂照射进来,有些刺眼,天亮了?她记得她是在晚上被蛇咬了,现在竟是白天,这是过了多久了?

    容西月见东方芜这幅模样,顿时有些失魂。

    他扳过东方芜的身子,便将自己的脸埋在她脖颈间。这动作太亲密,东方芜不由得一惊,便要推开他,却见他身子不停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他情绪有些失控,颤声道:“不管你变成什么样,我陪着你,你的地我来种,你的驴我来养,别怕,我会治好你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轻柔却笃定,看似是在安慰她,可细细听来,更像是在安慰他自己!

    几滴滚烫的水珠,滴落进东方芜脖颈间,将亵衣润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东方芜又是一惊,他哭了?

    她忙推开了容西月,后者将脸别向一边,她看不见他的脸。

    待他再转过脸看着她时,他如从前那般眉眼带笑,温润如玉。美好得好似一曲好诗词!

    那张总是云淡风轻带着温和笑意的脸上,那双如星辰般浓稠的墨眸,此时竟异常的红。

    他长睫湿润,眼下是一片青黑,往常那张淡粉性感的薄唇,此时竟有些泛白。

    他,竟是这般担心自己吗?

    梦中她听见了他的声音,执拗、孤独又悲戚!

    有人在意自己的感觉真好,而这个在意她的人竟然是容西月,这个霞姿月韵芝兰玉树,如空谷幽兰般美好的男子。

    如今,在这世间,她最需要的就是这样在意她的人,她想要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人,想要这世间最简单的温暖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在意她,会让她欲罢不能的!

    东方芜一手抚上容西月侧脸,她认真地注视着他的脸,柔声道:“容西月,你这模样,竟有一种别样的风情。真美,让我欢喜,又让我心疼!”

    闻声,容西月面上一喜,大掌握住了她抚在他侧脸上的素手。她冲他微微一笑,他便将她搂进了怀中。

    紧紧地,似乎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中。

    容西月的怀抱很温暖,充斥着淡淡的幽兰的气息,异常好闻。

    东方芜没有推开他。容西月的心跳的很快,如同当初她被秦萧抱在怀中时一般,那时她的心也如他现下这般,如小鹿乱撞!

    而在容西月怀中,她的心却无比沉静。

    容西月的怀抱有种让她安心的力量,仿佛只要在他怀中,她便什么都不用再担心,再也不会孤单,再也不会害怕一般。

    东方芜回抱着容西月,她的手掌轻轻地拍着他的背,安抚着他的心。

    感受到她的回应,容西月轻声道:“忘了秦萧,试着接受,与我在一起,可好?”

    忘了秦萧?

    那个出尔反尔的秦萧,她如何能忘?

    失败乃成功之妈妈,没有在秦萧这里失败,她又怎么爬向成功?

    感情的事本来就没有什么对错,她与秦萧的爱情观是不同的,他已经做出了选择,这也没什么,她祝福他跟夏灵秀百年好合咯!

    只是她再也不能轻易相信谁,毕竟曾经,秦萧口口声声信誓旦旦地说要留下来,也没能守约。

    东方芜心中一痛,将他轻轻推开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容西月所说的“在一起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不是腰缠万贯的名门望族公子吗?说这话时,竟那般卑微,卑微得让她心疼。

    有了秦萧的前车之鉴,东方芜没有回应他,关于这方面,她不敢再轻信谁。当初,秦萧信誓旦旦,说不会离开她,会对她好,说等腿伤好了便赚钱养她。可等他腿伤好了,他那凌云壮志也跟着活了。

    东方芜道:“世间女子何其多,何必找我?”

    容西月并不做解释,只专注地注视着她澄澈的眸子,柔声道:“信我一回,可好?”

    容西月的条件不只是好,可以说是很好,看着他诚挚的眸子,她很想点头。

    她忽而想起福贵那日奉劝她,说他是名门望族的公子,家教甚严,让她远离他。这世间,没当户对的两个人在一起,不一定能得到幸福,但门不当户不对的,出身地微的一方,一辈子都会被人诟病。

    她并不了解他,或许他是真的在意她,她也不讨厌他,若他只是一个商贾,她可以毫不犹豫的跟他在一起,但她不想去招惹一个名门望族的公子。

    大家族规矩太多,即便她们再相爱,但她的出身摆在这里,再深厚的感情,也经不住身边最亲的人摧残,那注定是悲剧。

    东方芜微微一笑,摇摇头。

    虽然拒绝了容西月,容西月对东方

章节目录

凤女不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闪婚总裁深深爱只为原作者轻舟白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轻舟白马并收藏凤女不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