剩下的事就不归赵冶管了,自有灵真道长去和警察周旋。hnshuwu.com

    等到刘家的事情落下帷幕已经是两天后了。

    凶手给刘老二的那三百万封口费被警察没收了,包括刘家舅舅和刘老大分走的那五十万。

    杀人案件都是刑事案件,就算受害人已经身亡,国家检察机关也会提起公诉,所以只要不出意外,凶手将得到他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刘家三人虽然被及时送去了医院,但是情况都不太好。

    刘老大断了四根肋骨,估计至少要在床上躺上两个月,医药费足以掏空他的家底。

    刘家舅舅被扎成了刺猬,尤其是脸部,伤得最重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他毁容了。

    以他的家庭条件,怕是拿不出高昂的整容费,现在他没钱还毁了容,想要再找一个新媳妇怕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刘老二最惨,那根钉子正好刺穿了他的命|根子,而且因为伤口感染,他的两条腿不知道能不能保住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风水轮流转吧,他当初把自己的亲妹妹刘小妹送上客户的床,毁了刘小妹的一生,现在他下半辈子的xing福也毁了。

    而且有时候,活着比死了还痛苦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他还犯了包庇罪等多项罪名,证据就是他收了凶手给的三百万封口费以及一次升职的机会,掩盖了凶手杀害刘小妹的事实。

    等待他的将是牢狱之灾。

    对此,灵真道长一边扒饭,一边感慨道:“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里面,刘老大罪孽最轻,所以他只是断了三根肋骨,刘老二罪不容恕,所以下场最是凄惨。

    说完,他顺手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小道士碗里。

    “对了,”灵真道长看向对面的赵冶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赵小兄弟,那天你到底是怎么打败刘小妹的?”

    小道士也歪着脑袋看他,眼睛里满是敬佩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两天前是赵冶救了他和他师傅。

    因为赵冶无处可去,加上灵真道长热情邀请,所以赵冶便在青川观暂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赵冶放下手中的筷子,提起旁边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,他说:“因为纱布上沾了我的血,我的体质比较特殊,血液里阳气充裕。”

    而阳气是一切邪祟的克星。

    万年童子血,阳气能不充裕吗?

    明明应该高兴才对,但不知道为什么,赵冶心中始终有种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对真相一无所知的灵真道长羡慕不已,这种体质简直是每一个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又问:“赵小兄弟似乎也是修道之人,不知出自何门何派?”

    赵冶抿了一口茶水,张口就来:“无门无派,不过是因为对道术很感兴趣,所以学过一点。”

    灵真道长惊讶不已,只看那天赵冶临危不惧的样子,他一直以为对方肯定是出身名门,接受过正统的训练,没想到竟然是个“野路子”。

    灵真道长更羡慕了:“赵小兄弟真是天纵奇才!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赵冶年纪轻轻,又没有正统的学过一天道术,却能轻易打败一只失去理智、穷凶极恶的厉鬼,除了天纵奇才,灵真道长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词了。

    再一想到自己,九岁学道,至今已有六十年,却始终是个半吊子,高不成低不就。

    这个真没有!

    赵冶心想,他虽然没有学过道术,却在隔壁修真行当干了上万年,老油条了。

    可是灵真道长已然沉浸到了悲伤之中。

    他走出房门,看着面前的建筑,一脸落寞。

    青川观就落在青川镇的边缘上,始建于北宋至道三年(997年),祖师爷是一代道门高隐周贤祖师,相传已经悟道飞升。

    青川观盛极时有殿宇十六座,门徒四百余人,然而因战乱等原因,如今的青川观已经彻底没落,仅存山门、大殿、东西配殿、东西厢房以及一口老井,占地不到两亩,在册道士也只剩下灵真道长和小道士两个,其中小道士赵晨星还是灵真道长捡回来的弃婴。

    整座道观从门梁到瓦片都极为干净整洁,显然是常年精心维护着的。

    大殿供奉的是三清祖师,东配殿供奉的是青川观祖师爷周贤祖师,西配殿供奉的是孔子和释迦牟尼。

    东西厢房则是住所和厨房所在,内部都是现代装修风格,还通了网络。

    实际上,就在半年前,道观刚刚大修过一次。

    “因为那个时候有内部消息说政府打算在青川镇建一座大型物流园。”灵真道长说。

    这将给青川镇带来史无前例的机遇,对于青川观来说也是一个发展机会,因为随着物流园的兴建和落成,必然会给青川镇带来庞大的人流。x 电脑端:/

    判定一个道观是否出名,不就是看它的香火的旺衰吗?

    正好,他这些年也攒下了一些钱,于是他花了大力气把青川观翻修了一遍,只等着物流园落成,到时候有师父留下的法剑和符篆,说不定他还真能趁着这个机会把青川观的名声打出去,这也算得上是另类的振兴了。

章节目录

求你别秀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闪婚总裁深深爱只为原作者甲子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子亥并收藏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