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九歌缓缓欠身,还算给面子地答了句是。fpshuwu.com

    随手便跟在风氏家主后头,同风书屿一道进了府邸。府中贴身侍奉二人的婢女家丁上前一步,将马车上的行囊卸下。

    风初瑾同温氏站在一旁,温氏面上无半分表情,风初瑾却是两个眼珠子圆瞪,就差戳到风九歌身上。

    “母亲,你瞧见方才她那傲慢的神情没有。好歹你也是父亲的夫人,她非但不尊重你,还给你脸色看!”

    温氏闻言,面色微变,皱起眉头扯了扯风初瑾,示意这是在人前。只是一双美目此刻也闪过一丝阴狠。

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白沙洲。

    算来风九歌也有许久没有住在此处,只是这满院的桃花开得正好,不修边幅却依旧开得一副天然生长模样,养得倒还是有模有样的。

    风九歌却并不急着梳洗,反倒是坐在石椅上,炉中煮着花茶,汩汩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阳春三月,莺歌燕舞,一派暖意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的行囊已全数拾好。”子衿不知何时到了她近旁,低声道。

    风九歌眸光淡淡地掠过边上的桃花丛林,眸光放远,红唇轻抿。如此美人静静坐着,倒有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意味。

    子衿知道,风九歌此行随檀王前去,定是路途遥远、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如若不是风九歌吩咐不让自己跟去,在江淮地界几次遇刺之事便不会发生。想罢,子衿单膝跪下,一副门中弟子领罚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作甚?”还喝不上花茶,风九歌转眸又见子衿这副模样,秀气的眉头微微朝里靠拢,面上扬起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谁料子衿开口便是讨罚,说得一脸动容,“小姐此行远至江淮,子衿未在旁护佑,虽说小姐尚未受伤,可定也是劳累许久,子衿有罪,甘愿小姐处罚。”

    不过是离府十余日,这贴身的侍女便如此……尽职尽忠,风九歌看着跪下跟前的子衿,突然有种茅檐长扫净无苔花木成畦手自栽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说自己此行本就不打算带她去,可看着子衿这么一副忠肝义胆认错的模样,突然起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如若要罚,你自便便是,跪到我跟前作甚。”覃寺门中规矩,如若门中之人犯错,必是自行领罚,绝无二话。

    瞧着子衿抬眸,满面哭丧且错愕的模样,风九歌十为不厚道地笑出声,“去准备热水来,我要梳洗一番。”

    这子衿平日瞧着倒像是个没多少七情六欲的人,可此刻被风九歌唬得却是一愣一愣的。还没擦干自己脸上的泪,张着嘴不知道要说甚。

    还真被自己吓住了?

    炉中的花茶冒出香甜甘冽的味道,风九歌拿了软帕端起炉,浓郁芳香的花茶倒出,立刻盈满了整座院落。

    她好以暇接地抿了口,挑着眉看子衿还跪在地上,“被吓傻了?还不快去。”

    子衿方才后知后觉到风九歌的命令,这才颤颤巍巍地从地上起来,忙不迭地去准备热水,却压根没想到方才那场是风九歌糊弄自己的。

&nb

章节目录

风九歌顾北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闪婚总裁深深爱只为原作者林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深并收藏风九歌顾北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