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问到此事,答得愈发卑亢,“属下查到司正一派原是起自西域,这毒术也是后来传入楚洛,此先并无人学识。fzshuwu.com”

    西域地处荒芜之地,并非楚洛国土,而今楚洛强盛,西域君主生了归顺之心,甘愿臣服在楚洛之下,做楚洛同西域贸易往来的使者。

    毒术一派在楚洛并不盛行,只是司正得势,毒术亦可用医入药,自此司正一门便兴盛起来。到如今,在整个楚洛,也只有司正一门擅用毒术。

    “王爷之前便怀疑司正的身份,如今司正已死,同他有干系的沈府也遭灭门,我们这边的线索已断,该如何查证?”

    只是静听着临止出声,却并未回应的顾北彦,骨骼分明的手缓缓将笔放下。

    一贯的沉稳镇定,丝毫未见慌乱,这等临危不惧,坐拥一切的气势,只有檀王才有。

    “既是西域传入,便从西域君王身上下手。檀王府接管连通西域的往来贸易,派几个我们的人混在其中,暗中查探。”

    临止闻言只觉眼前一亮,立刻拱手道,“属下这就去办。”说罢,身影便消失在了屋内。

    香炉中熏着白檀,香气四溢,盈满了整间书房。

    顾北彦一双黑如星曜的眸紧紧锁住宣纸上题下的字,反复摸索咀嚼。

    沈少寺,沈婷……

    案台上堆着成山文牒、书卷,他的手边搁了一本早已发黄的卷宗,上头的字被灰尘掩盖,只能依稀分辨出顾氏族谱四字。

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在江淮地界时,风九歌从未如此身心舒畅地沐过浴。一来是担心此行会发生什么危险,二来也是没兴致放松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换成自己熟知的环境,风九歌便懒懒地享受一番。待全身经络打通,浑身只透着两字:舒畅后,她才穿上衣服,坐在绣凳上让子衿替自己梳妆。 :/

    风九歌如今只穿了一袭里衣,外衫轻盈,松松垮垮地搭在肩头,青丝被拢到一侧,后颈隐约可见一个桃红印记。

    透过铜镜察觉到后头的子衿有几分迟疑,风九歌淡声开口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子衿虽在她近旁服侍,可也从未见过风九歌身上有过如此印记。如若这是天生的,自家主子从不让旁人瞧见也是情理之中,可这印记生得却并不像胎记。

    “小姐的后颈,有一朵酷似鸢尾的印记。”不是胎记,子衿也便明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风九歌嘴角的笑意缓缓退去,她看着铜镜中的自己,留意到眼角处那块不大的疤痕。

    疤痕、印记。

    这都是她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却并不是同子衿谈论这块印记的时候,风九歌也回得格外利落,“无事,梳妆吧。”

    平日里头她穿得服饰也能遮住这块印记,只是她活到如此年岁竟不知晓自己身上竟还有如此印记,倒还真想看看那块印记的样子。

    状似鸢尾,如若不是胎记,这又是如何而生。

    子衿领命,拿起木梳替风九歌盘发,也不再提起那块印记。

  

章节目录

风九歌顾北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闪婚总裁深深爱只为原作者林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深并收藏风九歌顾北彦最新章节